大型实景歌舞史诗《井冈山》 以全景画般的宏大艺术

危峰圣境势峋巉,开窟敦煌始凿岩。五帝转移才肇造,三苗迁徙厥初衔。西戎侯谨著书卷,东土乐樽杖锡衫。凭眺瑶池青鸟会,祁连千佛手相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莫明其妙地来了一伙人,站在大宅子门口商量了很久,然后直奔黄团长的房子,二话没说把房拆了.爷爷急得要命,心想:眼看要结婚了,房子让人拆了,这怎么办?他很愤怒,想找他们说理,他发现带头让人拆房子的是两个满脸悲伤,臂缠黑纱的年轻人,仔细一看,是黄团长的两个儿子.他冲到这两个孩子面前,拼命地跟他们讲:你父亲要结婚,为什么现在把他的房拆了?无论他说什么,这些人对他们的存在视而不见,随意地按他们的想法破坏房子,爷爷气急了,大喊,这两个平时对他很尊敬的孩子居然根本不理他!他找黄团长和战友们,想让他们一起跟两个孩子说清楚,没想到,战友们对眼前的一切居然熟视无睹!  爷爷无奈,忍无可忍,奇怪的是,他急得上串下跳,战友们个个没反应,包括黄团长本人,大家劝他:不要闹了,他们听不到,结婚前一定要这样的!唉!人老了,干什么都落后了!他很恢心.决定再也不多说话了.  婚礼当天,来了一伙人,走在最前边的是黄团长的儿子和儿媳,大儿子手捧着一个老太太的照片,相框上方扎一朵很大的黑花,照片上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是黄团长的发妻,每个人披麻戴孝,面容悲怆,爷爷很生气,忍了很久,终于忍不住了,大声问:这是婚礼还是葬礼?这种打扮来参加婚礼不是捣乱吗?有人高兴,有人悲伤,只是没人回答他的问话.  接着是几个唢呐手,一路吹吹打打,四个农家汉子抬着一顶黑白花轿,里面装着个木盒,爷爷看了一眼,是骨灰盒!旁边坐着一身深色衣服的老太太,爷爷急了,黄团长娶亲,你怎么这种打扮来了?老太太幸福地笑笑,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,我等这一天好久了.  爷爷指着她旁边的木盒子问:你抬这东西来干什么?  老太太平静地回答:这里是我的身体.  爷爷蒙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.  轿子后面,跟着很多人,一个男孩子牵着羊,还有一个端着一坛酒,另外一些人担着礼物。一伙人在大宅子门前停下来,黄团长穿一身崭新的军装,骑着高头大马,站在花轿旁.他的眼睛长久地停在了两个儿子身上。  唢呐声停了.  一行人停在黑漆大门前,静静地等着.过了一会儿,两扇大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体育比赛投注,那是爷爷看到那所神秘的宅子仅有的一次开门,队伍静静地进了大门,门内宽阔的青石板路上布满了白色的纸屑,路的两侧,很多井然有体育比赛投注序的商铺正在营业,

fg三公登录口

卖纸的,卖花的,还有卖粥的,热闹异常,大家各自忙着自己的事,对进来的人视而不见.爷爷跟着这队人马,低头走着,心里想,看不到这座院子有任何生气,也从没有人进出,甚至从来都不开门,这里面哪来这么多人?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是干什么用的?

责编: fg三公登录口

上一篇:焦虑抑郁中挣扎 努力行动作出调整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